分享:

產業鏈在左,航空文化在右,這“雙翼”塑造了怎樣的2022年中國航展?

2022-11-16 09:32 中國航空新聞網 看航空 專欄

當每日里,頭頂發動機的轟鳴聲浪漸漸褪去,當珠海金灣上空的大型客機回歸往日的起起落落,當天空不再有凌厲的機動飛行,不再有道道彩煙、曳光彈的天空作畫……

就這樣,又一屆中國航展成功落幕,成為了一段難忘的回憶。而這段回憶,又會以怎樣的標簽被標記呢?

當飛行表演的聲浪在耳邊激蕩時,裹挾著靜展區混凝土路面的地表熱浪,我們走進了有著空調吹的展館內。

步履匆匆中,經過了上百家大大小小的企業展位,有的名字如雷貫耳,展位前人頭攢動,有的企業鮮有人知、展位就顯得冷冷清清。

但正是在這些大小企業的積極參展下,這場航空盛會才是一副“完整的拼圖”——讓我們在“航展時間”的匆匆幾日中,迅速而直觀地意識到:以產品型號命名的任何一款飛機(以及其他國防裝備),都是由成千上萬個零部件“器官”有機組合而來。

一個速覽產業鏈的絕佳機會

借著航展這一平臺和機會,普通民眾得以走進航空制造業容易被忽視的“幕后”,將視野從某一款機型產品,延展到航空、國防工業、先進制造業的末梢——這就是此前早讀中一再提及的產業鏈。

比如材料,在航展上我們看到了鋁合金、鈦合金、高溫合金、鎂合金、金屬基陶瓷復材、復合材料、吸波材料等;發動機,有針對中小型飛機、導彈、靶機等所需的渦扇發動機、渦槳發動機、活塞發動機、火箭發動機等;生產制造環節,從工業機器人、高精機床、激光機床、旋壓、鍛造,到增材制造、數字化裝配線、金屬3D打印機等;而工具方面,從機械加工的各類刀具、質量檢測裝置到激光清洗設備;在零部件上,既有航電設備、機載顯示設備,也有更小的更細微的如電機、電源電池、軸承、管線、密封件、連接器等。

此外,航展上還有軍民機在交付后所使用的飛行模擬器、飛機投入使用后的MRO服務和航材供應等。

掠過幾十、上百個展臺,有些展商令人印象深刻。譬如俄烏沖突后讓西方航空工業一度缺鈦的俄羅斯企業VSMPO-AVISMA,其在展位宣傳中底氣十足地打出“世界最大的全產品鏈鈦生產商”這一名號。

世界最大的全產品鏈鈦生產商VSMPO-AVISMA。

還有些國內企業,在宣傳中不約而同地強調“國產化替代”“首款國產”等,部分產品與技術的服務廣泛應用于航空、航天、地面、海上裝備,以及民用領域。

從多屆航展來看,這些國產產品體現了一個令人欣喜的現象:多年前航展上罕見的增材制造、激光機床、高溫合金、復合材料等“高精尖”展品,在2022年第十四屆中國航展上已顯得有點平平無奇了。

這種現象背后,是我國制造業正在發生深刻的轉型升級。珠三角、長三角地區在制造業、電子、微電子工業領域已經積累深厚,相關技術不斷外溢,向其他行業遷移;而上下游企業也不斷整合“抱團”——在今年航展上有更多商會、省市等地方產業集群以展團形式參展,如上屆航展就曾引發關注的“廣東防務”、遼寧團、珠海團和蕪湖團等。

昔日“新概念”已遍地開花

在航展館最東側,新增了9、10、11號三個新的展館。展館內,諸多民營企業帶來了豐富展品,多數集中在小型無人機、蜂群無人機、巡飛彈、反無人機(激光)、復合材料、增材制造等領域。

粗略統計,業務主打無人機領域的企業在新設展館展商中占據了1/3??梢哉f,在我國完備的工業體系之下,小型無人機、巡飛彈等技術已經“井噴化”“白菜化”——從航空、航天、兵器、電科等國內軍工骨干企業,到百花齊放的民營企業都對此有所“涉獵”。

這或許與近年來國際地區沖突中,特別是俄烏沖突中無人機的亮眼表現直接相關。

民用企業展臺上,無人機產品與技術百花齊放。

而在展出作為戰場之“矛”的無人機的同時,防御之盾也成為了此次航展的亮眼展品:不論是激光、微型導彈、網捕、速射高炮的硬殺傷,還是以電磁壓制干擾為主的軟殺傷方式,一應俱全。

從更廣的視角來看,這種“無人化”趨勢不僅僅體現在無人機領域,諸多無人地面裝備、無人艇、水下潛航器等裝備也一并出現在航展現場,并上架到一些展商的外貿清單中。

中國電科展臺的蜂群無人機。

航天科工展臺的反無人機體系。

兵器館展出的無人地面裝備。

中國船舶展臺的無人裝備。

民企展臺的共軸雙旋翼無人機。

期待中的“新風”還未吹來

雖然近年來,從國際航空制造業的大趨勢以及國際廠商的大力宣傳來看,“綠色出行”“零碳排放”“電動飛行”“氫能”“空中出租車”“eVTOL”“混合動力”等概念甚囂塵上。但就本屆航展來說,這些概念還只能算是剛破土的萌芽。

從波音、空客、中國商飛等制造商,到中國航發、羅羅、派克宇航等供應商,這些航空制造業老牌廠商,在展品中都只點到為止地涉及這些概念,或是一張宣傳海報,或是縮比概念模型,或是驗證機模型……釋放信號的意義大于實質進展,僅僅表示“我已經著手布局”。

發動機廠商羅羅展出的電動飛機動力總成模型。

波音展臺展出的“環保驗證機”(ecoDemonstrator)模型。

空客在航展館外海報中展示了翼身融合BWB的ZEROe。

中國商飛展臺的ET120垂直起降無人機,使用氫燃料電池。

航空產業鏈上的一些供應商在宣傳中大打eVTOL牌,這也許就是所謂的“春江水暖鴨先知”。

民營企業展臺上的“空中出租車”概念垂直起降飛行器。

可以看出,要從萬眾期待的概念落實到行業變革與大發展,這些新概念還尚需時日——至少,有分量的產品發布至少還得等下一屆航展。

當然,新技術變革之中一定孕育著無限機遇,比如,航天科技在靜展區,展出了其液氫儲運及加注系統:這或許就是航天科技在運載火箭氫氧發動機方面長期積累后,一次順理成章的技術遷移。

中國航發展臺展出的燃氣渦輪與電混合推進系統。

航天科技在室外靜展區展出的液氫儲運及加注系統。

來了,“翼起向未來”

雖然航空制造業的“新概念”“新技術”的新風尚未吹到,但在航展現場我們欣喜地感受到,公眾對航空的熱潮“臺風”已經登錄。

“航空強國志,翼起向未來”——航空工業館。

靜展區里,一位七八歲的小朋友喊著要和“胖妞”合個影,也找到了運20和運油20的“大不同”。69歲的河北老爺爺在靜候殲20時說起,這是他第五次來看航展,每次都是預演時就來,等一架架飛機都飛走了才回,“這次就是奔著殲20來的”。

當殲20帶著呼嘯而來,一排排觀眾手持相機、手機追看天空。當殲20落地后,圍欄外擠滿了拍照合影人群,人群中歡呼聲此起彼伏:“這趟值了值了!”“太帥了!”“太牛了!”。

不少觀眾還直接開啟了微信視頻聊天,將鏡頭對準靜展飛機,或者直接在社交平臺上開起了直播,將眼前的這份欣喜、將中國戰機之美傳送給更多的人、更遠的地方。

在這些“習以為常”的舉動背后,是近些年來我國通信、鐵路交通、民航等基礎設施建設的大發展。在這樣的時代紅利之下,才有航展上不遠萬里的抵達,有手機、有相機等設備隨時記錄當下一刻,并且能第一時間分享出去。

也正是因為身在這一時代,才有超過20萬的人們匯聚在這里,與同業、同事、朋友、家人……一起見證、記錄,歡呼與鼓掌。

從2021年到2022年,隨著中國航展規模的不斷壯大,隨著展品從以往的航空航天拓展到如今的空陸海齊聚,我們明顯感受到,航空的魅力正不斷彰顯,中國戰機之美已經刷屏朋友圈,我國的航空文化正蓬勃興起。

也因此,航展文創店里一些戰機模型甚至短時間出現了賣斷貨的情況,一些參展商也不斷感慨“沒想到徽章這么火,第一天就發完了,早知道多帶點來”。

從過去到未來,航空文化的繁榮與我國航空工業的發展必然是相輔相成、互相成就的。畢竟未來,讓對手更加“worry”的戰機的設計師就很可能就會誕生于在中國航展看過飛機的這些孩子們中。

責任編輯:intern2